新闻中心
冰雪大世界成冰雕界“黄埔军校”年提供万余工作岗位
3780
2015-12-10

每年的这个时候,总有万余名工人如候鸟般汇聚而来,从松花江上的冰排到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园区内的脚手架上,到处可见他们忙碌的身影。

他们来自四面八方,近至松北、呼兰,远至海林、克东。

这里面,既有干了十几年的“老人”,也有刚刚入行的新手;既有木匠、瓦匠、叉车司机这样的手艺人,又有忙时农村种地,闲时进城务工的农民工。

近几年,他们的数量不断增加,这两年已接近上万人。对于许多人来说,哈尔滨冰雪大世界提供的不仅仅是一个“忙活二十天,赚点过年钱”的岗位,更让他们掌握了一门能够安身立命的本事,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也成了他们心目中冰雕界的“黄埔军校”,一位入行7年的冰雕师傅感慨地说:“哈尔滨修冰灯的,基本都是在这毕业的。”

12月2日上午,哈尔滨首届采冰节上,身穿一身裘皮大氅的王老汉领着十几个伙计,用最传统的手工方式采出了今冬松花江上的第一块冰。入行15年,给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供冰也足足15年,王老汉从最开始的采冰小工变成了现在的冰把头,成了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六大冰料供应商之一,最忙的时候,400多个汉子同时跟着他开工采冰。如今,王老汉的业务早已不再局限于龙江本土,“忙完了这段,还得去外地接着采冰,那边也盖冰雪乐园呢。”

采冰让王老汉过上了富足的生活,虽已年过半百,他仍保持着对这份事业的虔诚与热忱。在王老汉看来,这也是他对哈尔滨冰雪旅游事业所能尽到的一点点贡献,“啥时候退休?没想过啊,一直干吧,啥时候干不动了再说。”

对于入行第7个年头的冰雕师傅宋庆山来说,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提供的这份工作虽然没有让他大富大贵,却让他多掌握了一门安身立命的本事。12月8日下午,宋庆山和他的老乡们正围着一处冰雕景观忙碌着。这一行20多人都来自松北镇,其中不少都是木匠、瓦匠、装修工这样的手艺人。半个多月的时间中,从早上6点到晚上6点,每天整整一半的时间,他们站在零下十几二十摄氏度的户外不断地切冰、铲冰、造型。虽然工作辛苦,但收入也算丰厚,“基本一个人都能赚个四五千吧,别的不说,整点排骨小鸡起码够了。”

忙完了哈尔滨冰雪大世界,宋庆山和他的老乡们还有不少市内冰灯街景的活儿要干,经过这一冬天的忙碌,相信过年面对家人时腰杆也会挺得更直。“每年别的活儿先不接,都得先到这来打个转。可以这么说,咱哈尔滨修冰灯的工人基本都是这里毕业的。”宋庆山说,最早引他到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干活儿的小学同学,如今已经跑到外国修冰灯去了。

今年刚入行的孙国东起点比较高,直接做了工长,搞建筑工程出身的他做起这份工作来轻车熟路。“除了手艺人,我们这个队也有不少哈尔滨周边市县的农民工,最远还有从海林过来的。”孙国东说,为了赶工期,最忙时工人们甚至要通宵施工,工人两班倒轮流干活,“活是累了点,不过很多人种完地冬天也没事做,干点活赚点钱不比在家呆着强嘛。”

如今,哈尔滨冰雪大世界门前的停车场已是一“位”难求。园区内机器轰鸣,人声鼎沸,冰建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展着。最高峰时,园区包括设计、施工、监理、审计等工作人员超过万人。十几天后,这座世界规模最大的室外冰雪主题公园将揭开她美丽的面纱,与世人见面。届时,还将有服务人员、演职人员、大学生志愿者们等两千余位工作人员来到哈尔滨冰雪大世界,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服务。做好准备的远不止他们,旅游业、酒店业、交通业、餐饮业……都在精心筹备,准备迎接这场冰雪盛宴。

对于王老汉、宋庆山及广大施工建设者们来说,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给他们的影响,不仅仅是每年提供给他们的工作岗位,更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。而作为代表着哈尔滨冰雪旅游的城市名片,已成功举办了16年的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也在经贸、文化、体育、科技等多个方面,给哈尔滨这座城市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与改变。

微博

关注微信